日前,停办一年后再度回归的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以下简称林展)亮相厦门沧江剧院,林兆华的儿子林熙越带着《奇幻乐园》与《伪君子》来到厦门,在沧江剧院接受了幸运飞艇破解公式|厦门的专访。肩负起传承“林展”理念的重任的林熙越言语犀利,对于林展的未来发展,谈了自己的看法。

  记者:今年林兆华邀请展(以下简称林展)选择了《奇幻乐园》和《伪君子》两部剧,其中《奇幻乐园》已经在前端时间上演,让厦门的观众大开眼界,这符合您选剧的预期么?

  林熙越:《奇幻乐园》这个戏其实已经演了10年了,从2008年演就火了,而且观众的反映很两极,有些人喜欢,也有些人看了不喜欢会说:“这是什么玩意儿”。

  今年林展我们决定引进这个戏,就是觉得戏剧还有这样一种形式,你还可以看一眼;不过不管你(观众)用什么样的方式看到他,他都是一个纯粹的创作,干干净净的,你可以说不喜欢,也可以说这不像个戏。

  老爷子(林兆华)曾经说过,他觉得不像戏的戏,才是戏剧。这是他一个个体艺术家的观点,你可以同意,甚至可以大家一起来聊聊这个事情。这个戏就具备了这样的特质——就算不喜欢这个戏的观众,他也会觉得这个戏挺有意思的。为什么?我想这就是艺术家创作中个体的魅力的展示,这个导演就是要这样的表演。

  当然,现当代所有戏剧,从专业的灯、服、道、效、电包括景来说,没有什么表演是实现不了的,那在这种情况下,最后我们的戏剧终将走向何处?我想《奇幻乐园》这部剧的导演他就是提出了这么一个疑问,演员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怎么演?要能演什么?到底应该怎么跟观众交流?

  所以多看的一个结果就是眼界的开阔,让观众在看剧的同时和舞台上的人达成一定的交流和思考,我们选剧的目的就达到了。

  记者:那对于接下来要演的这部《伪君子》,您刚才提到说也是很好玩的戏,这种好玩的评价是基于什么?

  林熙越:因为这部戏还没有上,我只能跟大部分的观众说这部戏很有意思,演员的表演很棒,具体的你们还是要到剧场亲自来感受。

  林展选这部戏主要还是基于这个导演对当代的一种思考;导演将他的这种思考融入他的戏,非常准确而且巧妙的传递出来,这在有一些导演身上是不具备的。

  《伪君子》是这个导演今年的一个新戏,说实话,这个导演的每一部戏都很特立独行,很有个体艺术家的风格,这跟林展今年的选剧原则也很很契合。

  今年林展选剧跟戏本身的好坏、评价都无关,林展希望选择的戏,是能从中看出这个艺术家的个人特质、能看到导演对戏剧的独特的理解。

  记者: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停了一年回归,今年的主题是“变与不变”。你刚才有开玩笑说是地点变了,那么真实的改变是什么?

  林熙越:我刚才也说了,林展其实是一个非常个人的事情,是我家老爷子希望能请到一些自己所喜欢的戏到中国来办的展。而我们做了七届以后,我们也有了一些自己的沉淀和想法。

  现在林展在中国甚至国际上,都属于规格很高的平台,甚至有人认为林展邀请来的戏就是一个非常高级的艺术作品。但是从发起人的角度,我们觉得如果林展传递给观众的是这样的一个意思的话,是会削弱林展真正的初心的。我们真正的初心应该是能让观众看过这种戏以后达到一种共鸣一种交流甚至可以是一种争执。

  我们认为国内的戏剧平台缺的是当下的作品,缺的是当下好的作品和青年的作品。所以今年林展邀请的戏,都是欧洲比较年轻的导演的戏,甚至明年我们打算请二三十岁的导演的戏来。

  要知道,林展头几年,我们请的导演的平均年龄在68岁以上,都是我们的爷爷辈和叔叔辈的人,当然,他们的作品都是沉淀了一生的好作品,只是跟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已经无法对话。

  林展就是想让大家看看欧洲的年轻人,他们20岁30岁在干嘛,而我们的20岁30岁在干嘛?人家现在创造的当年年轻人的作品,是这个样子的;我们创造的作品又是什么样子?和他们形成对比。这才是办一个邀请展最大的初衷。

  记者:而从今年开始您担任林兆华戏剧邀请展的执行艺术总监。媒体报导直接用了“接过林展大旗”的说法,是不是就意味着未来林展的主办人是您了?所以才有了选剧方向的改变?

  林熙越:不能这么说,今年开始我加入了林展,但是我父亲还是和我一起选戏的。以前林展选戏多是欧洲的戏,亚洲的都选的很少。未来我们希望可以邀请更多的个体艺术家的作品,欧洲的、美洲的、亚洲的都可以;而不是那种大型剧团排的戏。负责任的说,因为有林兆华戏剧邀请展,这些年国内才陆续有了各大戏剧邀请展。不过这样也好,他们的存在也让林展有了变化,我们的主题今年变成青年、个体,就是这个原因。